關於李敖這次大陸行(一)

我們要擁抱獨裁的共產黨

23/09/2005

李敖這次來大陸,恐怕不少人知道,但是李敖在北大自由主義反求諸己和清華自由主義反求諸憲法的演講,恐怕不是很多人有機會聽得。原因很
簡單,中國媒體封殺
了,封殺的原因更簡單,因為李敖說真話!目前網上流傳很多北大演講的所謂“全文”,實際上目前為止我沒有看到一
篇真正的全文的,全部都有刪節,刪節全部都是跟共產黨有關的,那些刪的人,你怕什麼呢?!李敖說得很好,要自由,你就不能學鄭成功劈開他母親,你要學討被
人玷污的女人做太太的人。我建議所有對一黨專制和中國長期對媒體和言論的壓制不滿的人,一定要下載該演講視頻看看,雖然很多人說中國有很多像李敖的知識分
子,只不過他們不是在監獄裡就是在地獄裡,但是這樣聆聽一個和共產黨長期霸佔的媒體所宣講的完全不一樣的聲音,或許會對你多少有所助益。

當然,中國中央電視台由於李敖來大陸之前瘋狂造勢,以至於在李敖在北大講了一篇大逆不道的演講之後,發現自己沒有了台階,於是不得不作
了一篇
虛假報導,說“北大學子對李敖演講褒貶不一”,當然,他首先是不肯讓你知道李敖演講了什麼,因為所有的媒體都被
禁止報導事實,然後採訪了兩個北大學生,其中一個說好的當然不會觸及主題,另一個貶的說李敖的東西只配讓人笑笑。可是為什麼說這個報導虛假呢,因為後者,
也就是這個罵李敖只不過是給人笑的人,其實不是北大學生,是某軍隊出身的報紙的政治部主任李楠!如果說新華社幾十年前對“大躍進
”的報導是中國媒體恥辱的高潮,那麼迄今為止這個高潮都沒有落幕——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
依然在做著同樣的事情——靠自己的壟斷地位,和共產黨對於媒體的箝制而欺騙所有篤信它的觀眾們。

未完待續

Technorati Tags: ,

Advertisements

我們需要怎樣的政府

21/09/2005

我們的國民再一次在海外受到人身侵害:

(雅加達訊)印尼海軍一名發言人指出,印尼一艘軍艦因懷疑中國漁船非法捕魚而向他們開火,導致1名船員死亡,另2人受傷。
……
他告訴《el-Shinta》電台:“我們是在維護法律。”他稱,中國漁民所使用的漁網是非法的。

不知道我們的政府是為了鞏固自己在東南亞的地位而再次犧牲這些可憐小民的活的權利而向印尼政府妥協,還是真正變成國民政府,為了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的生命財產和印度尼西亞抗爭。

UPDATE根據BBC中文網報導

這一事件發生後,中國大使館再次呼籲國內有關企業盡快處理其所屬漁船在海外作業中存在的問題,避免類似悲劇重演。

中國駐印尼大使館還要求有關地方政府敦促相關漁業公司迅速派人來印尼處理善後事宜,並做好傷亡船員家屬的安撫工作。

Technorati Tags: ,

我為什麼用繁體字寫作

 台灣爭取入聯合國文宣公布

12/09/2005

好多人不理解我作為一個中國大陸人為什麼要堅持用繁體字寫作,我想說我這叫有先見之明。

如果人們不是那麼健忘的話,應該記得MSN space對中文Blog Entry的標題是進行過濾的,微軟的執行長Bill Gates美其名曰這是遵守中國的法律。(最近Yahoo!的總裁楊致遠對於Yahoo!把中國記者師濤的私人電子郵件內容公佈給中國政府,從而讓中國政府抓住所謂的「罪證」判刑十年這件事也說是因為要遵守中國的法律。)天知道中國什麼時候有這些違反人權的法律出現,胡錦濤昨天還在加拿大吹牛說中國人人權狀況較之以前好多了──以前是指民國以前麼?

很不幸的是,MSN space簡體中文現在開始對內容也嚴加審查了,所以像我家心儀這種毫無政治觀念的人也得受到波及,以後的情況我都能想像的出來:她寫了那麼多東西,怎麼也Save不了,偏偏她這個外國人還找不出哪裡又「違反了中國的法律」,於是她急啊,她哭啊…

誰現在還是簡體中文的,聽我聲勸,審核制度不像我這麼聰明,有點蛛絲馬跡,您的Blog就出不來了。

Technorati Tags: , , , , ,

關於中國的一點思考

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的血腥歷史

05/09/2005

最近看了河南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文化大革命時期的詩歌研究》,作者是王家平。我很驚訝這本書沒有被政府查禁,我堅持的認為在不久的將來,或者幾天以後,人 們在中國圖書市場上再也找不到該書的痕跡。我之所以這麼說並不是憑空捏造,而是中國當局對於文化審查已經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

這本書開篇就提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特別是經過對私營新聞出版業的改造後,大大小小的報紙成為由各級黨組織控制下的黨的機關報。這句話本來並沒有錯,是大實話,錯就錯在中國的統治者不喜歡諸如此類的實話,甚至十分反感。想想看文革給中國社會造成了難以描述的劫難和災禍,這種本應該讓我們下一代反思的重大史實到今天還禁止討論,那些所謂的傷痕文學都是依靠打擦邊球生存,就連靠文革炒作起來的“老鬼”也不過像模像樣的寫了本“回憶錄”之類的不痛不癢的東西。而這本書的作者則毫不避諱的直言毛澤東如何如何,毛澤東在作者眼裡儼然成了爭權奪勢的封建皇帝,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也被作者視為反歷史反人類的逆流,這無疑是跟中共一貫的宣傳相衝突的,相衝突的結果是不言而喻的,在一個閻連科的連擦邊球都算不上的《為人民服務》都被封禁的國家,直言臧否執政黨無非是面臨同樣的命運。

這本書在寫一個歷史,借助文學寫一個現代的歷史。那個歷史並不遙遠,至少我爸爸跟我吹噓他如何如何批鬥一個無辜的地主的時候我覺得並不遙遠。就像我們今天依然愚忠的崇拜獨裁專制一樣,一百年對於中國人來說似乎永遠是短的。於是20年也遠不足以抹去我們中國人頭頂上那個血腥與暴力的光環,我們生活在一個謊言的國度,我們因為自欺欺人而有著政治上和道德上的雙重潔癖。我們的精神分裂在幾十年前就已經打下伏筆:

“我們在抓部隊思想建設時,把大立英雄形象,大樹樣板,作為引導和教育幹部,戰士自覺進行鬥私和批修的重要一環。具體地說,有以下一些內容:對待生死問題時,想起王傑;鼓勵革命鬥志想起焦裕祿;渴了想起上甘嶺;餓了想起老紅軍過草地吃皮帶;炎熱想起邱少雲;嚴寒想起羅盛教;工作時學習白求恩同志極端負責的精神;遇到困難想起愚公;艱苦奮鬥想起大慶工人;創業學習大寨人;平凡工作學習雷鋒;“ 四高”學習劉英俊;在敵人面前想起劉胡蘭;愛民工作學謝臣;幸福不忘共產黨;永遠跟著毛主席。”

很多人認為上面這段文字是可笑而且過時的,其實不然,很多人依然被其左右著,在學習一個又一個樣板的過程中,在中國執政黨憑藉媒體的一輪又一輪洗腦中喪失著作為人生而有之的本性。王小波說過,街上走著一個又一個雷鋒就已經是很恐怖的事情了,何況街上走著一個又一個的螺絲釘。

在30多年後的今天,我看到很多很多人的在鄙視台灣的民主是多麼多麼荒謬,美國的民主是多麼多麼的虛偽。我很心痛,因為我看到的是文革 的另一個版本,早在30年前,憤青們,尤其是紅的發紫的憤青們已然有了始祖:

“放眼世界,英雄的越南人民,在美國獸兵的鐵蹄下慘遭蹂躪,印尼反動派的屠刀沾滿了愛國者的血跡,美國黑人兄 弟還在生死線上掙扎,法國工人正在受著鞭撻……啊,天下並不太平,鬥爭決不能停止!全世界無產者是一家人, 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

只是今天,當時的毛澤東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今天的共產黨,英雄的越南人民,也早已成為今天的伊拉克。印尼的愛國者後來成為屠殺華人的中堅力量。美國黑人比起中國工人來應該幸福的多,法國工人更不必說。隨著信息的發達與開放,憤青們全然沒有了解放全世界的信心和勇氣,於是換成了對於進步的政治文明的詆毀謾罵甚至攻擊。

歷史在慢慢的前進,而中國依然如故。孫中山先生的民主思想從成型到提出業已一百年過去,中國人大部分還認為只有獨裁的共產黨才使中國唯一的救星。每當人們質問我:你說哪個黨更適合中國!的時候我都啞然失聲,並不是無從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痛心我的同胞始終想找一個更合適的政黨,來更完善的獨裁自己。

未完待續…

Technorati Tags:

關於中國的一點思考

中央電視台的狗屎節目

29/08/2005

最近看的東西漸漸的多了起來,包括書和電影,以及各個思考者的Blog,比如安替窩子。我始終在一個問題上想不明白,為什麼中國人身處在這麼一個惡劣的言論環境中,竟然會表現出對台灣民主制度的不屑與蔑視。這一點我無論如何也不能理解,很多人,都表現出這種歧視台灣政治制度的態度,比如在安替的msn space裡面留言的Violaine,這麼寫到:


過台灣的民主也讓人看得啼笑皆非,東森和中天互相在
新聞台24小時循環講自家小島的八卦新聞和天氣預報,調侃國民黨和民進黨的頭頭腦腦,今天立法院院長被爆是林志玲腰上的鹹豬手,明天呂秀蓮上康熙來了表演
母儀天下版的服裝秀,再就是馬英九被小S逼問第一次舌吻是幾歲;如此娛樂化的政治和民主背後支撐的脆弱力量就是2300萬人的畸態心理,大陸也要從超女開
始倒推這條路麼?

他一邊享受著台灣開放的娛樂節目一邊憑藉娛樂節目帶給他的訊息來總結出台灣的民主是多麼多麼不值得中國人追求,並且他說這是2300萬個人的畸態心理——
這一點我最不能接受,至少我可以肯定這個人完全不明白什麼是民主。如果他認為這些東西是台灣民主讓人啼笑皆非的理由的話,那麼以下又是什麼呢:


南電視台娛樂節目「超級女聲」受到瘋狂歡迎,這種現
象恐不是中共官方樂見。中共國家廣電總局副局長胡佔凡近日痛批,大陸廣播電視主持人出現「低俗化」現象,嚴重影響節目品質。胡佔凡建議,應要建立警告機
制,要求主持人全面「脫俗」,其中,包括不能模仿港台腔及其表達方式。

民主國家,政府永遠是奴隸,而不是監督者——這在中國正好相反,執政黨,或者乾脆叫政府,這兩者在中國是等價的,政府在中國遠遠凌駕於人民之上,人們欣賞
的東西他們總是覺得難以適應,以至於總是滯後於事物的發展速度,成為一種障礙。Violaine說東森和中天互相在新聞24小時循環八卦,這不是民主的缺
點,這是優點,他們是商業機構,人們可以有選擇收看或者不收看的自由,他們既然這麼做,自然有人民肯花錢支持或者購買——市場經濟決定了贏利與消費者的關
係。這跟強制訂閱的人民日報如何?究竟是貼近生活或者娛樂明星的新聞來的好還是共產黨的大小會議來的讓人有閱讀欲呢?這又牽扯進民主國家的價值觀,民主國
家的價值觀其中最重要的是人性化,也就是我經常鼓吹的普世價值,這具體的表現可以很明顯,這就是對美女上下其手的立法委員,而不是時隔一年就判若兩人的黃
金高,這就是像呂秀蓮之流都可以當副總統,而不是拚命神話自己的金正日。馬英九就是可以被平民逼問隱私,而不是對媒體操生殺大權想幹擾正常新聞工作就可以
肆無忌憚的去做的重慶某中國共產黨市委書記。

未完待續……

Technorati Tags: , , , ,

關於中國的一點思考

Fuck Chairman Mao

17/08/2005

最近看到中國國內的言論境況,和國內「愛國」愛黨人士的反應,感覺米蘭昆德拉說的不無道理——這當然也
是他之所以是好作家的原因之一——他說這些瘋狂的人們之所以為了某個東西去反人類反道德,並非是因為他們真的就
有崇高的靈魂或者隨時準備犧牲的願望,而是
他們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自己藏在自己背後的形象,他們完全活在一個被未來的形象所支配的行為空間裡不能自拔。

即使是這樣,即使我很認同
這位哲人所描述的這種對於未來形象或者說對於自己的不朽而做出的種種舉動,我還是感到迷惑不解。這反映在現實上,是我無論如何也不能理解支持中國政府的人
所秉持的信念或者想法,他們對於政府的寬恕或者諒解讓我想到強姦犯和被侵犯者之間是否有某種協議從而使被侵犯者輕易的得到快感到達高潮。


一向不認為中國人素質低,甚至當我看到理性的爭論越來越少,骯髒的謾罵漫天飛舞,對歷史的無知,對人性的缺失導致憤青們胡言亂語宣洩軍國主義情緒的時候我
也沒有認為這是一件多麼嚴重的事。不過我對此越來越不自信,因為我始終看到一種奇怪的現象,那就是中國人,作為被統治者,卻有為統治者辯護的習慣,而且這
個習慣根植在他們(我們)的大腦裡,變成一種本能的反應。這種反應給人的感覺是滑稽的,比如有人說共產黨獨裁,馬上就會有中國人跳出來說,我們需要獨裁的
共產黨;有人說共產黨沒有言論自由,馬上就會有中國人跳出來說言論都自有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那中國就亂了,中國亂了就不能發展經濟了就中了美帝國主義的奸
計了;有人說共產黨不能選舉,馬上就會有中國人跳出來說中國人素質低——寧可貶低自己也要維護統治者。這就是我
看到的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這給人一種感覺,
用共產黨自己的話說,中國人民是善良的。不過我並不能理解這種善良,是不是善良就一定要做奴隸,才能渾身舒暢?是不是善良就一定要放棄自己所有的權利而對
於罪惡和專制聽之任之?是不是善良就一定要頂禮膜拜一個無時無刻不壓榨自己的統治者?

當然,中國人並沒有選擇的權利,甚至沒有認知的
權利,直到今天還有不少人篤信人民日報的報導和社論,還有不少人認為中央台的新聞具有不可懷疑的權威。可是事實如何呢?我並沒有看到,我看到的是人民日報
的種種劣跡比如指鹿為馬的在共產黨發動的文革中污衊每一個無辜的人,並且直到現在還堅持共產黨領導了抗日戰爭;我看到的是中央台不止一次的強姦台灣人民的
民意,胡亂的篡改數字給大陸人造成台灣人都急不可待統一的假象。

有的人嘗試著思考,可是那些被灌輸的東西已經根深蒂固,在一個狹小的
範圍內,永遠找不出問題的答案,這使他們痛苦,也使他們困惑。比如有的人覺得在這麼多人都是共產黨這個大前提下,應該不會有所謂的統治者和被統治者靠黨派
區分的理由——但事實卻並非如此,中國就好像三十年前的台灣,那個充斥著國民黨和國民黨白色恐怖的島嶼也並非不
是黨員者眾,也並非不是沒有自由主義的國民
黨,但這絲毫沒有改變國民黨獨裁的史實。比如有的人覺得中國亟需的不是民主和自由,而是法制化——但是他恐怕無
論如何也不能理解,在一個獨裁國家,法律永
遠是統治者的工具而不是人民用來爭取權利的武器,法律的不能獨立註定了它是共產黨統治的一個附庸的地位。

今天讀到新加坡的報紙,討論
中國未來可能沒有印度有競爭力,我對之嗤之以鼻,後來又覺得不無道理,一個僵化滯後的社會制度總是會拖經濟的後腿,哪怕他自我吹噓的宏觀調控多麼厲害也總
是不能隨時適應時局的變化,而且我對於幾個人的觀點就能左右一個國家的政策總是心存懷疑,這也許將來會成為中國發展的桎梏。另一個不可忽略的是,缺乏一個
民主的社會氛圍,高壓下的穩定或許也不能得到什麼保證。而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從重慶萬厲,到福建福清,到今天的湖北大治—
—這些雖然看不到中國媒體的報
導,但是他們在頻繁的發生並借籍網絡傳播的很快。

未完待續……

Technorati Tags:

中國的媒體

我愛言論自由

12/08/2005

我之前沒聽說過黃金高,看了窩子的網誌以 後才知道的,原來他是一個貪污犯,大貪污犯。不過窩子沒怪他是貪污犯,窩子說中國的媒體不好,因為一年前中國的媒體還鋪天蓋地的把黃金高描述為一個反腐英 雄,一年後他就成了十惡不赦的貪污犯。所以窩子受不了,窩子說:

只 是,在經歷了這麼多之後,相信很多人都會像在 「賊喊捉賊」一文中的評 論裡,第一個留言 者所發問的那樣:「我不知道相信誰?」。在一個指鹿為馬顛倒黑白隨處可見的年代裡,這個問題的普遍性深刻性代表性,絲毫不遜色於哈姆雷特那個著名的「to be, or not to be」的發問。

我覺得窩子把問題複雜化了,首先這個年代並不是顛倒黑白指鹿為馬,而是這個政權。其次這個問題沒有普遍性代表性,因為放眼世界,這麼好玩的媒體也就是存在
於中國、北朝鮮,這不奇怪,只是窩子沒看清。又或者窩子看清了,但他不願意這麼想,就好像《阿嫂》裡面的百德,但是不管窩子怎麼想,中國的
「媒體」都不能叫媒體,因為它的主要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宣傳,其餘的作用都是附屬的,甚至像新華社中央台這樣的乾脆把附屬作用去掉,完完全全是對外宣
傳。這個「外」不是國外,而是黨外。所以中國的媒體給外國人看了,外國人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政黨成立多少多少週年全國人民要
跟著歡呼雀躍——當然我們全國人民並沒有,不過我們的「媒體」卻給人這種感覺。所以我說我們中國的這些報紙電視
台不能叫做媒體,應該叫做宣傳工具,管這些
「媒體」的不就是「中央宣傳部」嗎!人家自己都承認了,我們還跟著瞎摻和什麼啊,再者說了,人家宣傳機構,愛怎麼說怎麼說,顛倒黑白也無可厚非,本來麼,
人家是統治者,你能怎麼樣?!

Technorati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