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條新聞引起的回憶

剛剛在天涯論壇看到一條新聞,說是一個13嵗的少女,因爲成績優秀,在小學飽受同學毆打,最終被毆打致死。她死了以後,她的家長翻開她的日記,才知道她被打得事情:

那个小强最坏,全班的女生都要听他的命令,也都让他打过。我坐在他前面,常常挨打,什么科的练习册都得让他抄,不让抄又得打人。最可恶的是连考试也都要传他答案,不传也要挨打。他还规定我和几位同学玩,不然就要打。

她說她想趕快畢業,趕快讀初一,這樣就能逃脫小強的魔掌,可以早點得到她"失去的自由"。可惜這個13嵗的女生不但沒能早點畢業,老師還把她的座位換到另一個叫小剛的男生的旁邊:

小刚常打我的头,一天不超过5次才怪,一经过我座位就打我的头,让我动不动就会头疼,头都快被打成傻子了。一次,他又像往常一样,打了我的背,我气极了,还手,他用脚踢了我的腰间盘,那时非常痛,我又哭了。隔天的课前,小刚还警告我,如果老师骂他,他就要打我。

最後的結局大家也已經知道,就是這個小女生最終被自己的同學打死了。我知道城市裡長大的人(或者台灣人)看到這個可能會很訝異(也許不會),因爲在你們看來,13嵗的孩子們怎麽也不可能是殺人兇手,但是我絲毫沒覺得吃驚,因爲我也有著幾乎一模一樣的經歷。

我是在河北省南宮市邵固村小學讀書的,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我就被一些發育的快的男生欺負,我要幫他們做作業,我要幫他們打掃衛生,我有沒有幫他們考試作弊
我不記得了,但是我經常挨打我倒是記得很清楚。有一次我病了,其中一個男生讓我幫他掃地,我實在不行,我躺在地上,頭暈暈的,肚子也餓癟了,我不能爬起來
掃地了。這時候班主任郭曉英進來看到我,說今天不是你值日啊,你在這兒幹什麼?我說我幫宋曉明值日。他說你沒事兒吧,怎麼躺在地上?我說沒事我就是頭暈。
他套上披著的外套說那你回去吧,說完就走了。

我就這麼走一走,再往地上一躺,休息一會兒,再繼續走,這樣挨到家了。第二天宋曉明因爲沒值日被郭曉英批評了,宋曉英一出教室他就打我,踢我的肚子,踢我
的上身,拿拳頭砸我的臉,踢我的腿,周圍的人都看著,平時那幾個喜歡打我的還在那兒笑。我也不知道他踢到我小腹的哪部分,反正我疼得捂著肚子倒在地上,不
能呼吸了,只能出氣,不能入氣,他才駡駡咧咧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又去調戲一個叫代志寧的女生去了——現在他們結婚了。

這次被打只是很多很多次被打之一,我之所以寫出來是因爲我對這件事情尤其記憶深刻,因爲我被打的怕了,實在是怕死了,我就找郭曉英,我說宋曉明欺負我,郭曉英說你們這些孩子我知道,一個巴掌拍不響,平白無故的架打不起來,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那之後我就不敢去上學了,我奶奶以爲我不爭氣,還把我的作業本教科書都撕了扔到門外,說你別念書了別念書了,不願去念就別去了,省得浪費糧食!我委屈可是
我不敢跟我奶奶說,不過我沒哭,我就每天拿著我姑姑從北京給我買來的書包去村西的土溝裡坐著玩土,也沒有任何想法就是用手去挖土,玩膠泥。

再後來我爸爸從上班的地方回來看到我不去念書,問我爲什麼,我就把事情都跟我爸爸說了。我爸爸連手套都沒摘直接就去學校了,我爸爸也沒像別的家長那樣給學
校的老師校長拍桌子——我爸爸是他們的上司,我爸爸就是把他們都叫出來,說我家兒子在學校被誰誰誰打了,你們看著辦。最後那些校長老師真聼進去了,就把那
些孩子挨個叫到辦公室,一個一個的罵。

那時候隔壁村的人也很高興——他們也是被欺負的對象。那些欺負我的人我到現在還記得他們的名字,十年了,一個也沒忘:宋曉明,郭金寳,張永倉,張太亮,就
是這四個。宋曉明後來參軍,成了PLA的一員;郭金寳在外地當民工;張永倉在家種地;張太亮在村裡開了一個理髮館,理一次頭髮收費兩元。

至於他們幾個後來每逢過年都要去我家賤兮兮的給我拜年,見了面又賤兮兮的搭訕,那就是後話了。

日子

日子

24/09/2005

西元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四日,發生了幾件大事,特此省記:

  • 張心儀送給我的,千里迢迢從台灣買來的外套,被人偷了。
  • 週六第一次起床這麼早還準時喝了牛奶吃了早餐。
  • 在廁所半蹲了四分之一的小時之後,發現自己終於大便通順了。
  • 收到國內一個女生的來信,該女生曾經是我暗戀的對象,打開一看,原來她訂婚了。

其中讓我最痛心疾首難以釋懷的就是第一個,那件衣服自從張心儀給我以來我就沒有離開過,去哪裡都把這件外套帶上,這次洗了曬在外面祇是超過兩天而已,再去
看的時候只剩下衣服架了!真想對偷衣賊唱蔡秋鳳的「爽到你,艱苦到我...」。

所有科目都考完了,我又開始浪費時間在Python上面了。最後,我想告訴我家心儀一聲,很抱歉,沒能保護好咱們的衣服!

Technorati Tags:

時間過的真快

選課開始了

21/07/2005

原來0 Round選課昨天就開始了,我還在扮演一個外星人的角色。九點鍾到下午五點,我還是全部都放advanced
bidding好了。

時間過的好快,總是不知不覺就開始新的東西。讀書也好,假期也好,都是這樣,總是匆匆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就變大變老了。偶爾遇到
自己被孩子叫叔叔竟然還有點不適應,回頭想自己確實也到了被叫叔叔的年紀,沒差。

小時後總渴望長大,以為長大是一件十分值得期許的事情,事業和愛情當然也是考慮的對象。而現在,總想著自己是否可以變回從前,拋卻現在
的壓力和焦慮,做個單純無憂的孩子。

好快啊,真的好快啊。

Technorati Tags: , ,

難怪我這麼笨

鼻竇炎示意圖

03/07/2005

昨天擤鼻涕竟然擤出血,真是有夠誇張!嚇的我趕快跑到NUH(著名的國大醫院)去檢查,掛號加診治一共花了七十多新幣,醫生捧住我的腦袋左看右看,說:小 問題,鼻竇炎。並且建議我不要急著把腦袋切開,先吃一段藥再說。

難怪最近感覺自己思維遲鈍,原來在我腦袋中間有一堆漿糊!

順便因為所天的爽約,給老婆說一聲:對不起,我去看病了…

Technorati Tags: , ,

我不會說普通話了

27/06/2005

剛剛特地跑去Canteen One吃義大利面,結果我說話老闆根本聽不懂,老闆說話我也有如雲霧籠罩暈頭轉向的!接下來的對話尤其讓我鬱悶:

  • 老闆:對不起,你們馬來西亞人講話口音太重,你可不可以講英文?
  • 本人:我不是馬來西亞人!我是中國人!
  • 老闆:小弟,不要講笑啦,你們馬來西亞人的口音我聽的出!你要Pasta Meal是不是?海鮮還是牛肉的?
  • 本人:海鮮
  • 老闆:什麼?
  • 本人:海鮮的啦!!
  • 老闆:小弟,你來新加坡時間久了華語就講好了
  • 本人:(*(*&*^%%$%^$

也怨不得他,想我在沙巴州一個多月的時間,無論華語還是英文都變味道了。幸虧我在外籍人士關押所裡面跟一個美國黑人一起住才不至於英文退化,不過我每天跟我家心儀耳鬢廝磨,華語已經基本上沒有中國的口音了。想想兩年前我還曾經笑我的一個有馬來西亞女朋友的學長講話怪,兩年後的今天我還不是重蹈復轍!

不過我還是想不通為什麼普通話面對方言的時候力量顯得如此脆弱,難道真的是韓磊所說的,「普通話沒有群眾基礎」?

Technorati Tags: , ,

更新18:32 27/06/2005

如果上午的遭遇僅僅是對我造成了精神刺激的話,那麼剛剛經歷的就是對我精神的摧殘了。本來我只是因為加東的Laksa來學校開分店,慕名去吃的,沒想到在阿嬷善意的搭訕後,我終於崩潰了:

  • 阿嬷:你是馬來西亞什麼地方的?
  • 本人:......
  • 阿嬷用一種很無辜的眼神看著我~
  • 本人:沙巴亞庇的(那個時候的我真的是--幹)
  • 阿嬷:是嗎?!跟我們怡保的人口音很像ㄟ,還以為你也是那邊過來的呢!
  • 本人:沉默中...
  • 阿嬷:你的Laksa好了,都是馬來西亞人,收你一塊半就好了
  • 本人:我本來就要的一塊半的啊
  • 阿嬷:這樣啊,那我多給你加料(其實所謂的『料』就是奇辣無比的辣醬)
  • 本人:謝謝(面部抽搐中...)
  • 阿嬷:慢走啊,你們沙巴很......

這就是我嘗試著說中國口音的華語的結果,真的是失敗啊。不過我很喜歡亞庇口音,跟中國京片子比起來,一個是唱歌,一個是朗誦;一個隨性,一個隨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