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遗忘了的

刚才在cathayan的blog里面看到他写的关于小学校长的一切,我感动之余也有些许的遗憾:因为我早已经对我的童年开始遗忘。

我的小学,是在河北的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乡村里面读的,隐约记得第一任校长是个瘦瘦高高不修边幅的人,说话的时候喜欢卷起裤腿,脚踩在讲桌上,唾沫横飞,用很土很土的南宫话在大声的讲数学。这个画面历久弥新,虽然我很多事情都选择性的淡忘了,但这个画面始终记得。

后来我们在二年级不到的时候搬迁到新的校舍,并且正式更换了校长,老校长回老家了,新校长成了本村的人,老校长的女儿却接老校长的班继续教低我一个年级的
学生。新校长叫做宋江河,可是村里人都叫他“老臭”,因为他小时后因为家里穷曾经偷过生产队里的生玉米,所以大家都不怎么尊敬他。每次我跟街坊们说起我们
校长如何如何,街坊们都是一脸的不屑:喔,你说老臭喔,云云。所以虽然老臭是教思想品德,可我们都被村里的人“洗了脑”--一个小偸怎么能教我们思想品德
呢!

后来到了五年级,老臭继续教我们思想品德,我们的班主任却换成了一个叫做张合君的人,他因为经常说些半吊子的话,所以别人都叫他“二打锅”,打锅在我们南
宫话里比北京话的傻屄好不到哪儿去,你想啊,民以食为天,把锅打了,那不是傻子吗!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傻子,竟然教我们语文和自然两科。我语文不好,我自然
经常考满分,可是他不喜欢我,喜欢我们班里的一个女生。我当时还不理解,甚至有些想不通,现在想想,要是我被一个大老爷们儿喜欢那我成什么了!不过二打锅
写字不错,如果我爸爸不在老家的话,就是他帮学校刷刷标语,如果我爸爸在,就是我爸爸帮学校刷标语,然后给学校财政要十块钱,然后请大家喝三块七一瓶的北
京二锅头,再从学校财政上拨钱去乡里买小菜下酒,这样我爸爸花国家的钱吃了一顿,还能赚六块多。转身我爸就会把钱塞给我爷爷,别人都说我爸爸孝顺,可我知
道,我爸爸的孝顺国家也做出了贡献的。

我之前一直以为二打锅因为喜欢那个女生而等那女生长大后会娶她,可是我错了,因为我没注意到那个女生比二打锅最小的儿子还要小,并且等那个女生在若干年后自愿的被我摸了胸部以后我才知道她喜欢我,不喜欢二打锅。

后来我也回老家,只是近来少了,我再也没见过二打锅,也没见过老臭,我爸爸说他们还活着,只是不知道老臭还是不是校长,二打锅还当不当自然老师。

寫給自己的一些回憶

歲月

10/08/2005

跟16歲的人聊天才發現自己老了。儘管各自都有各自值得回憶的往事,各自有各自歡樂和悲傷,但是21歲和16歲之間,已經可以看出差
別,我終於知道,原來5年,可以讓你的思想變化多麼的大。

我們說到小學生談戀愛,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好像是三年級,那個時候的我幼稚卻對「愛情」無比忠貞。我一廂情願的喜歡上了鄰桌女孩,然後每
天意
淫,並且強迫我的家人們做我忠實地擁躉。若干年以後我和姑姑在北京碰面,我已經是從新加坡第三次回國了,姑姑突然問道:你還和〇〇〇好嗎?我怔了一下,想
了好久才知道這是我小時候喜歡的女生的名字,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姑姑先笑了:你小時候整天發誓要娶人家。

我跟十六歲的人說,我們初中也談戀愛。我初中在一個小城市,雜亂且無章則,包括街道還有人的思想。我很慶幸我初中是叛逆的,我也很慶幸
在我
最無助的時候有不止一位的老師幫過我,讓我終於沒有成為街頭某幫派的打手。我更慶幸我在初中還有喜歡的女生,並且那個女生也喜歡我。也許我們不叫談戀愛
吧,我們互相知道彼此的情感卻從來不去撕開覆蓋在情感上的那層薄膜,於是我們就這麼曖昧著,甚至互相借書,然後在書的基角旮旯寫滿對方的名字並嘗試著把對
方的名字用一些不知名的形狀來點綴著。畢業了,分開,於是終於在我最後一次打電話給她的時候她已經聽不出我的聲音了。

我還告訴16歲的人,我們高中的時候,校長喜歡拿著手電筒在晚上到處抓在大樹下面接吻的男女。我隱約記得,我們高中班上只有一對戀人,
整個年級誰和誰在一
起也似乎不是秘密,但是很少很少,以至於這些成了我們唯一的飯後談資,我們在寢室所聊的絕對不外乎性和八卦,而這些成為我對高中僅有的記憶。兩年的高中生
活在我的生命中只留下淡淡的痕跡,與其說這是因為地域的差異(我高中沒有在我所在的城市唸),倒不如說是我潛意識的選擇。友誼和愛情,同性和異性,我似乎
總是選擇後者。但是高中又不是那麼容易忘的,那裡有我的最好的朋友,有我的最好的老師。我還記得當我的成績最不如意心情最消沉的時候老師對我說的話:我只
看好你和〇〇〇,加油吧,我指望你們考清華呢。而我的朋友們,現在散在全國各地,石家莊的,哈爾濱的,長沙的,最北和最南。等年華帶走我們的青春等我們也
成為人父人母的時候再相聚,一定會又唱又跳又哭又笑的,而這,也是我們最能表達真誠的方式。

現在是大學了,以後就工作了,再以後就結婚了,守著自己愛的人,庸碌而幸福生活著——我渴望
這樣的生活,因為我有愛的人,而且她很愛我。

Technorati Tags: , , , , , ,

馬來西亞的午後

有一種情緒,叫做慵懶

23/07/2005

我總是想起某個午後
和你坐在某個食檔的窗口
透過裊繞的煙霧還有鼎沸的人聲
看街角的貓看路邊的狗

那時候你很喜歡笑
有著嬰兒般的嘴角還有女生的溫柔
然後我們肆無忌憚的擁抱
我們大笑著牽手

時間總是快的總是壞的
我們於是一次又一次的面臨暫時的分別
每一次之後都是相思都是輕輕的嘆息和淡淡的離愁

在輕輕的愁苦裡我低吟淺唱
五音不全的嗓音時而沙啞時而嘹喨
我和著風聲和著雨聲直到萬籟俱寂
直到我睏了累了直到我暫時拋卻我的憂傷

我繼續想著某個午後
我們在靠著藍藍的海水的沙灘
有潮濕的空氣和耀眼的陽光

我們是長不大的,我們是孩子
我們裸體奔跑因為我們沒有衣裳
我們一片混沌因為我們是風
我們沒有生命因為我們飄散

Technorati Tags: , , , ,

午夜的一根香煙

02/06/2005

燃亮一點星火光明了一丁黑暗
煙霧彌漫嫋嫋的騰空然後渲染
之後是沉寂是午夜特有的黯然

縹緲一個下午的沉憊疲倦
思想猶如夜空般浩瀚
寡淡的生活瑣碎的人生
在壓抑的煙熏裏漸飄漸遠

淡淡的霧似的煙
總像一種莫名的孕育
於是每次凝視
都成為一種期待
長久不變得心境一如靜水

而長夜
就如此蔓延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