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遗忘了的

刚才在cathayan的blog里面看到他写的关于小学校长的一切,我感动之余也有些许的遗憾:因为我早已经对我的童年开始遗忘。

我的小学,是在河北的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乡村里面读的,隐约记得第一任校长是个瘦瘦高高不修边幅的人,说话的时候喜欢卷起裤腿,脚踩在讲桌上,唾沫横飞,用很土很土的南宫话在大声的讲数学。这个画面历久弥新,虽然我很多事情都选择性的淡忘了,但这个画面始终记得。

后来我们在二年级不到的时候搬迁到新的校舍,并且正式更换了校长,老校长回老家了,新校长成了本村的人,老校长的女儿却接老校长的班继续教低我一个年级的
学生。新校长叫做宋江河,可是村里人都叫他“老臭”,因为他小时后因为家里穷曾经偷过生产队里的生玉米,所以大家都不怎么尊敬他。每次我跟街坊们说起我们
校长如何如何,街坊们都是一脸的不屑:喔,你说老臭喔,云云。所以虽然老臭是教思想品德,可我们都被村里的人“洗了脑”--一个小偸怎么能教我们思想品德
呢!

后来到了五年级,老臭继续教我们思想品德,我们的班主任却换成了一个叫做张合君的人,他因为经常说些半吊子的话,所以别人都叫他“二打锅”,打锅在我们南
宫话里比北京话的傻屄好不到哪儿去,你想啊,民以食为天,把锅打了,那不是傻子吗!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傻子,竟然教我们语文和自然两科。我语文不好,我自然
经常考满分,可是他不喜欢我,喜欢我们班里的一个女生。我当时还不理解,甚至有些想不通,现在想想,要是我被一个大老爷们儿喜欢那我成什么了!不过二打锅
写字不错,如果我爸爸不在老家的话,就是他帮学校刷刷标语,如果我爸爸在,就是我爸爸帮学校刷标语,然后给学校财政要十块钱,然后请大家喝三块七一瓶的北
京二锅头,再从学校财政上拨钱去乡里买小菜下酒,这样我爸爸花国家的钱吃了一顿,还能赚六块多。转身我爸就会把钱塞给我爷爷,别人都说我爸爸孝顺,可我知
道,我爸爸的孝顺国家也做出了贡献的。

我之前一直以为二打锅因为喜欢那个女生而等那女生长大后会娶她,可是我错了,因为我没注意到那个女生比二打锅最小的儿子还要小,并且等那个女生在若干年后自愿的被我摸了胸部以后我才知道她喜欢我,不喜欢二打锅。

后来我也回老家,只是近来少了,我再也没见过二打锅,也没见过老臭,我爸爸说他们还活着,只是不知道老臭还是不是校长,二打锅还当不当自然老师。

Advertisements

7 comments

  1. Errorter · October 12, 2005

    cathayan的看不到 :(所以将就着看Fermi的,写的不错!不禁想起了年初时看的贾平凹的《秦腔》和那条棣花街,及我儿时在乡下的那一年

  2. Shin Yee · October 12, 2005

    並且等那個女生在若干年後自願的被我摸了胸部以後我才知道她喜歡我……… 😥

  3. Fermi · October 12, 2005

    這也能吃醋,服了...

  4. Shin Yee · October 12, 2005

    这是撒娇吧?? -.-"

  5. Fermi · October 12, 2005

    算妳啦~~~

  6. Shin Yee · October 12, 2005

    ..

  7. king · October 16, 2005

    並且等那個女生在若干年後自願的被我摸了胸部以後我才知道她喜歡我呵呵,都这样了你老婆能不吃醋吗?有没有初中版的和高中版的“那些被遗忘了的”(不关胸部的事)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