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抹黑台灣的民*主

我不知道國内有幾個人知道台灣最近的政治亂況,也就是高鐵弊案加上TVBS的中資問題。不過我最近倒是在天涯論壇和佳禮論壇看到相關的轉貼,但都把事實歪曲的很厲害。天涯轉載的題目是《TVBS因報導高雄捷運弊案面臨關門》,佳禮的是《
民主的台灣???
》。

這兩個轉貼都是一個論調,也就是說TVBS因為公佈雙陳一起賭博的照片而得罪了執政的民進黨,因而被威脅要查處TVBS的外資來源問題。只不過天涯這篇文章著重點在於台灣人民對於民主的捍衛,佳禮的這篇就是公開對台灣民主質疑了。

首先,我要說的是,如果清楚台灣法律的人都會明白,台灣法律有明文規定台灣媒體的投資不能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外資,在沒有正確的定位中國和香港對的資金
是否在這百分之五十裡面之前,對於TVBS的任何處理都是符合法律規定的,民進黨的立法委員之所以叫囂是因為他站在法律的一邊。

其次,對TVBS如此嚴苛的追查他的資金來源到底是不是因為它爆料了高鐵弊案呢?是不是民進黨在復仇呢?當然不是!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出示證據,這裡是蕃薯藤新聞對於新聞局將介入調查TVBS外資來源問題的報導,仔細看看時間就會發現這是10月13號,而TVBS是在本月的10月26號才爆料的雙陳照片!如果非要說打擊報復,那也應該是TVBS打擊報復民進黨吧?

所以,總結出以下幾點:第一用這個攻擊台灣的民主我覺得很無聊,既沒有證據也沒有理由;第二台灣的統媒很無恥,像中國時報聯合報TVBS這樣的統媒習慣了
歪曲事實,反客為主的誤導民眾的視聽,這是他們從威權時代遺留下來的習慣;第三是台灣的綠媒很無恥,連續幾天來民進黨這灰頭土臉的樣子自由時報台灣日報這
樣的專捧民進黨懶耙的媒體則乾脆收聲不報導,這也是他們的習慣,跟大陸的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一樣,不好的事情就不讓你知道,所以自由時報和民視等雖然不是民
進黨控制的,多少也要算黨報黨媒體了。

最後,看台灣人民對民主的堅持,統一是不可能的;看共產黨對反對力量的懼怕,戰爭也是不可能的。

Advertisements

萬聖節你要扮做什麼

早些看Bloglines的時候,偶然發現我被haospoke
同學點名
,這是一個Blog之間傳遞的一個遊戲,就是問問各自在萬聖節上有什麽扮相。

萬聖節說實話,中國人並不熟悉,就連國外的華人也是,我家心儀前幾天還十分困惑的問我萬聖節是個什麼東西。我當然圖方便,就隨便給了她
一個維基百科的連接讓她自己看,後來也沒有跟她繼續討論這個。但現在我不能給她維基百科的連接了,倒不是因爲偉大的中國政府把維基百科封殺了——那對我家心儀沒影響,她在民主的馬來西亞——主要是因爲我不那麼懶了。

我記得我第一次知道萬聖節還是來了新加坡以後,並且那時候也進入了大學,住在Eusoff Hall,我作爲EVC的Teenager
Service的Head,要分管我們Block的裝飾工作,那時候我開始知道這個萬聖節,也知道這個萬聖節的主題就是扮恐怖,標誌就是一個被挖得不成樣
子的大南瓜。

我呢,應該會在萬聖節的時候扮做黑白無常之一,因爲第一這樣可以中外結合,不俗,第二黑白無常都是精瘦精瘦的,跟我的體型非常相像,這第三麼,就是新加坡
人對中國的這些神啊鬼啊的還有些了解,不至於看到黑白無常就趕緊把人送到精神病醫院。第四麼,靠,哪那麽多理由啊!我也點一下名,被點名的就盡量寫寫:

  1. 張心儀。(這是誰我不用多說了吧?沒看過我的Blog至少看過我上面寫的吧?)
  2. 韓炯。(我的債主,也是對共產黨專制的擁護者。)

  3. Lea
    。(我的偶像之一,竟然也是我的Blog的讀者。)
  4. 黃德俊。(馬來西亞帥哥,据我判斷,中文程度沒有我家心儀好,但堅持中文寫作,值得鼓勵。)

  5. errorter
    。(/.CN的王八蛋編輯。)

各位,動手吧,你們萬聖節想要扮成什麼啊?

從中國的政治課本看愚民政策

很多人不知道什麽是愚民政策,很多國人也不認爲自己受的是愚民政策,愚民政策本身也不叫自己愚民政策。那什麽是愚民政策呢?我現在節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教育出版社初級中學二年級政治課本上冊的幾段來説明:

  • 美國人有汽車並不代表美國人民幸福,而大部分人離工作地點都很遠,必須要用車;相反美國人民一天要工作12個小時,工作強度大,美國人民苦不堪言。
  • 中國只有一個執政黨,這樣不會造成專制,因爲共產黨始終是代表廣大人民利益的;相反如果像西方國家那樣搞多黨制,則有很大的弊端。
  • 中國企業裡的工人不存在被壓榨剩餘價值的問題,因爲國家企業是代表國家代表人民的,中國人民過的很幸福;而像西方國家,工會只是一個傀儡機構,他們的工人被瘋狂的榨取剩餘價值,毫無幸福可言。

關於這些,在國内的朋友應該可以找出更多,我沒有別的意思,因爲我跟心儀交往一周年了,寫點東西,讓她笑笑,也讓我自己笑笑。

一週年了

偶然打開我的Gmail裡面shinyee的標籤,赫然發現裡面保存的我跟心儀的來往信件差不多有一千封了。這對於我們這對異地戀人來說,既是珍貴的回
憶,也是美麗的期待。一年前的今天,我用自己的三吋不爛之舌,把剛剛從失戀的泥沼中掙扎出來的張心儀小姐成功的騙到手,一年後的今天,她開始嫌我粗枝大葉
的連這麼重要的日子也不想著寫點什麼。

偏偏電腦又壞了,偏偏郭禎宇不停的囉唆,偏偏我腦袋又開始暈暈的了,偏偏…

偏偏我對她的愛比這些什麼都重要。

人一生有很多一年,但我總覺得我跟她的一年特別漫長,因為不在一個地方,於是我們大部分時間都是互相等待,等待對方的到來,和掐著手指計算對方的離開。這種日子讓我們慢慢的習慣了漫長幽遠,習慣了彼此間的體諒與關懷。日子,於是也變得很長。

很多情侶,在一起都會抱怨時間太快,於是這些情侶在我們看來是何等的幸福,他們的卿卿我我,於我們是一中莫大的奢侈。我還記得心儀有次病到要開刀,我在這裡卻渾然不知情,我在這裡昏倒被送往醫院,心儀也是時候才知道。

就這樣我們堅持了一年,我想她沒後悔過,我更沒有—-如果能有一個女生無怨無悔的愛你,還有什麼好後悔的呢?

兩千零五年快過去了,兩千零六年就快到來,不知道下一年的十月二十七號我是不是還做在電腦前寫這些廢話,也不知道心儀是否還在電腦的那端關切的詢問我的病情,日子總是會慢慢過去,一如日曆漸漸變薄,生命也會隨之成熟蒼老,不變的卻是彼此的真心。

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Fermi, Zhang Wei
School of Computing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沒事扯扯淡:關於漢字的多重涵義

有一家外企,在台灣台北開了一家分公司。

這天,分公司的老總James Baley給公司員工開會,這個James是個中國通,所以他用流利的中文說:最進經濟不景氣,公司實在難以繼續維持,所以總公司決定裁員,但是我跟大家一起共事這麼久,不忍心,可是又不能不遵守總公司的決定。所以最終我決定,我們公司不裁員,但是減薪30%,幹不幹?

到這裡,「幹不幹」中的幹字只有一個意思。

James話剛說完,一位台灣員工拍案而起,大聲說:幹!

到這裡,幹,就一語雙關了。

然後,James和這個員工就幹起來了。

當然,幹已經有三重涵義了。